俏十岁为什么退出微商,俏十岁武斌

俏十岁为什么退出微商,俏十岁武斌

杭州的天,说变就变。原本还晴朗的天,此刻又突然变得阴霾起来。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出租车的窗上,让岳馨瑶觉得有些困倦。她下车后,看到眼前的西湖烟雨迷蒙,像是笼上了一层轻纱。

西湖旁的一家古董店,木牌门匾上刻写着三个大字——藏瑞轩。岳馨瑶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柜台上,一个穿着藏青色短袖的胖子,正在仔细端详着桌上的账目。他听到店门一响,抬头一看发现是岳馨瑶,乐道:“哟,岳小姐!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,今儿怎么会想到光临小店。”

岳馨瑶直奔主题,开门见山道:“我这回来,有事找你。”

胖子朝里头喊了一声,道:“冥灵,快出来,看看是谁来了。”

这胖子名叫赵冥海,下面有个妹妹叫赵冥灵。里头门帘一响,走出来一个出落得极为水灵的姑娘。姑娘见到岳馨瑶,喜道:“岳小姐,这么长时间不见,可想死我了。这回又想置办些什么物件?”

岳馨瑶笑了笑,道:“我这回来,不是为了买东西。想必……你们也听说了,关于那东海少龙王敖羽的事。”

“听说了,当然听说了。”赵冥海脸上肥肉晃动,“说是六月几来着,在东海摆了个斩妖台。还邀请了许多名门大能前去观看,这里头,肯定包括你们天师府吧。怎么着,斩妖台上那小子跟您有关?”赵冥海用精锐的眼神盯着岳馨瑶。

岳馨瑶道:“找老板不愧就是找老板,果然还是瞒不了你。我这回找你来,就是想找你帮忙。”

赵冥海道:“您是想让我们到时候和你一起,在这敖羽手下把人给抢出来。”

岳馨瑶点点头道:“没错。”

“得,这件事可以商量。您今天可算是来巧了,我屋里头刚好坐着两位爷,我现在给您引荐引荐。只要他们同意帮你了,我们之间的事,也算一锤定音。”

岳馨瑶万万没想到,赵冥海这次居然答应得这么爽快。这可不符合他一贯的商人作风。尽管心中疑虑,但现在势态紧迫,也容不得她想那么多。

“那么……里边请!”赵冥海弯腰伸手。

等岳馨瑶走进里屋后,赵冥灵把赵冥海拉到一边,小声道:“哥,你疯了!东海这趟浑水你也敢跟着参与,就不怕自己到时候小命没了?”

赵冥海道:“你懂什么,岳馨瑶既然此番过来,肯定不是先找的我们。必然已经联络过别人,我们两个只是二一添作五。再说了,我可没有立马就答应她,我说了还得看里头两位爷的主意。”

赵冥灵不解:“即便如此,我们干这件事情,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

赵冥海道:“我的亲妹妹,那可是东海啊。龙王水晶宫所在之地,水晶宫是什么地方,多少稀世珍宝都放在那里。东海的灵域从来都不对外人开放,这回难得能让我们进去,我岂能错过这个机会。就算出事了,也有上头那帮人顶着。”

赵冥灵笑道:“果然还是个精明。”

岳馨瑶往里走过一条昏暗的走廊,看到一扇半掩着的门,里头透露出些许白光,心想就是这里了,于是就敲了敲门,推了进去。

里头焚香缭绕,茶几旁的沙发上坐着两位男子。那短发男子身材健硕,旁边那长发男子则面容清秀,皮肤白皙。此时那位短发的青年男子手里正拿着一个瓷碗,细细观看。他看到站在门口的岳馨瑶,眉头一皱。

“道士?”

“两位爷!”岳馨瑶背后突然挤出赵冥海那张胖脸,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我赵冥海的朋友,岳馨瑶。扬州城天师府天师张三元的亲外孙女。”

那长发青年冷声道:“天师府的人出现在这,真难得一见。”

赵冥海嘿嘿一笑,道:“这两位爷,在我们妖界是鼎鼎有名的,人称双杰便是他们。这边这位名叫丁瑞安,那边那位叫做洪显宗。”

岳馨瑶低头心里寻思:双杰……这两个名字好像从哪里听过。

“说吧。”丁瑞安放下手中的瓷碗,“你这个胖子心里又在打着什么算盘。”

赵冥海赔笑道:“小人哪敢呐。我这个瓷碗您长长的怎么样……先不说这个,岳小姐这回来,是想和两位爷商讨商讨去东海救一个人的事。”

“你是想让我们去劫法场?”丁瑞安挑眉道。

“敞亮!”赵冥海竖起大拇指,转头对岳馨瑶道:“你可不知道。这两位爷向来可是说一不二的,如果他们接下了这件事,东海那小子的命,可就算是保下了。”

丁瑞安低头笑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。这些都是江湖上一些朋友的抬爱,虚名罢了。”继而,他又抬起头道:“不过……如果你在敖羽抓走敖杉之前,让我们做下担保,我们别的不敢保证,就凭那敖羽,就带不走敖杉。”

岳馨瑶猛然抬头道:“阁下认识敖杉?居然知道这里面发生的事。”

丁瑞安还未回答,洪显宗哼了一声,道:“你救敖杉,是受什么人所托么。”

岳馨瑶道:“没有,敖杉他……是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洪显宗拍腿笑道,“老丁你听听,敖杉也有朋友了,哈哈哈哈。”

岳馨瑶满脸黑线,但碍于有求于人,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丁瑞安继续道:“这件事,我们可以接下。不过,我得和你谈谈条件。我之前说过,你要是早点找我们保他,我还可以做出担保。但现在从敖羽手下救人,能不能把人救出来,谁也说不准。找我们的代价可不低,还得看你能不能拿出那个数额。我们也不含糊,如果这件事不成,我们分文不取!”

岳馨瑶道:“关于酬金,不是问题。”她从腰间解下来一个包裹,放在茶几上打开,“你们看,行不行?”

这一回,连那本来满脸不屑的洪显宗都坐直了身子,眼睛看愣了。那包裹里,尽是金灿灿的珍珠。凭它们的大小成色,光光拿出一颗,就价值不菲,这里头,起码有几十颗!这包裹一打开,整间小屋子顿时流光溢彩,那桌上原本丁瑞安正在把玩的瓷碗,顿时显得黯然失色。

丁瑞安虽然心里惊讶,但表面仍装作镇定:“如果这件事成了,你打算分我们哥俩几成。”

岳馨瑶道:“只要你们跟我去劫法场,无论出力大小与否。只要那敖杉活下来了,这些,就都是你们的。”

“此言当真!”洪显宗叫道,“这敖杉究竟是你什么人,他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,你不惜花如此代价来保他。”

岳馨瑶耸了耸肩,道:“我已经说过了,他只是我一个朋友而已,别无其他。”

片刻后,赵冥海送岳馨瑶离开了屋子。

洪显宗朝丁瑞安道:“今儿这小道士可真让我大开眼界,我可没想到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,人类为了一个妖精,居然甘愿冒如此大的风险。”

丁瑞安笑道:“这妮子的品性,我确实佩服。怎么,她是不是又让你想起你一位故人了?”

洪显宗哼了一声道:“别跟我提他,再提别怪我和你翻脸……我说,我刚才看到你偷偷用铜钱作卦,怎么样,这卦象不赖吧,不然你也不会接下这么大一笔单子。”

丁瑞安点头道:“嗯……从卦象上看,虽然事情有风险,但是会有转机。”

岳馨瑶走出店门,心里欢欣鼓舞。虽然赵胖子刚才所言,是真是假还不清楚。但如果那两人正如他所说,真是妖界两位大能。那么这回劫法场,救敖杉的事,又稳了许多。

岳馨瑶离开杭州后,又去拜会了她几个妖精朋友。他们听说岳馨瑶的遭遇后,大部分都为她感到惋惜,但又为她对于敖杉的情谊所感动,决定到时候一起陪同她前去东海救人。江南五豪那边,也集结了许多妖精人马,就等六月十八那天,直往东海而去。

俏十岁为什么退出微商,俏十岁武斌

未完待续 关注 迪哥神经元,后续更精彩!

免费领取品牌操盘全案资料,添加 微信:madvic  备注:领资料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5344354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uizuge.com/3157.html